咨詢熱線:

13905046298

0594-2261218

您所在的位置: 福建壺蘭律師事務所 >成功案例

首席律師

吳國章律師 吳國章律師,男,1997年畢業于華東政法大學法律系。1999年10月份成為一名執業律師,2003年5月份發起創辦福建壺蘭律師事務所,現為該所主任。吳國章律師還先后兼任莆田市人民政府行政復議員、莆田市人大內司委法... 詳細>>

在線咨詢

聯系我們

律師姓名:福建壺蘭律師事務所律師

電話號碼:0594-2261218

手機號碼:13905046298

郵箱地址:[email protected]

執業證號:13503199910474166

執業律所:福建壺蘭律師事務所

聯系地址:福建省莆田市城廂區龍橋街道三迪國際公館33—34層

成功案例

2017年最新精選:最高法院公報案例10則

【規則摘要】


1.離婚協議關于房產歸屬約定,不能對抗第三人債權


——夫妻雙方所簽離婚協議中對不動產歸屬的約定不直接發生物權變動的效果,亦不具有對抗第三人債權的法律效力。


2.小區健身器材損壞未及時維修傷人,物業公司有責


——物業公司對小區健身器材未盡日常管理和維護義務,因器材安全隱患導致他人損害的,應依法承擔相應賠償責任。


3.勞動者基于勞動債權,無權對單位配車行使留置權


——勞動者以用人單位拖欠勞動報酬為由,主張對用人單位供其使用的工具、物品等動產行使留置權的,應不予支持。


4.委托人介入權規定,一般限于單純的委托合同關


——《合同法》第402條有關委托人介入權一般限于單純委托合同關系,同時涉及買賣、借貸、擔保的,應審慎適用。


5.因機械故障等導致網拍未充分競價的,交易不成立


——網絡競價拍賣過程中,因機械故障等原因導致交易未能充分競價的,不能視為形成有效承諾,交易依法不能成立。


6.內部承包實際施工人提起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情形


——被執行人公司不能償債而執行分公司財產時,分公司實際控制人無權以實際施工人身份提起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


7.違約而非侵權承包人,亦可為保險代位求償權對象


——施工過程中因分包人過錯造成發包人設備毀損,承包人的違約而非侵權行為,亦應屬于保險代位求償權行使范圍。


8.公司是否濫用法人人格和有限責任,應作綜合判斷


——公司是否濫用法人人格和有限責任,應綜合公司設立背景、人員、財務、業務、稅務、簽約及履行等情況來判斷。


9.補償問題未解決前,被征收人有權拒絕交出房地產


——地方政府征收國有土地及土地上房屋時,未對被征收人給予及時公平補償前,被征收人有權拒絕交出房屋和土地。


10.交警隊長期扣留機動車而不予處理,構成濫用職權


——交警隊扣留涉嫌違法車輛后,既不積極調查核實車輛相關來歷證明,又長期扣留機動車不予處理,構成濫用職權。


【規則詳解】


1.離婚協議關于房產歸屬約定,不能對抗第三人債權


——夫妻雙方所簽離婚協議中對不動產歸屬的約定不直接發生物權變動的效果,亦不具有對抗第三人債權的法律效力。


標簽離婚房產|離婚協議|物權變動


案情簡介:2012年,呂某申請執行劉某,法院查封了劉某名下及劉某與前妻付某名下兩套房產。付某以2007年雙方協議離婚時約定兩套房產歸其所有為由提出執行異議。


法院認為:①系爭房屋是付某與第三人夫妻關系存續期間所購買,依《婚姻法》相關規定,該房屋應屬付某與第三人的夫妻共同財產。《物權法》第9條明確規定,“不動產物權的設立、變更、轉讓和消滅,經依法登記,發生法律效力;未經登記,不發生法律效力”。雙方在離婚協議中約定上述房屋產權均歸付某所有,此系第三人對自己在系爭房屋產權中所擁有份額的處分,該處分行為未經產權變更登記并不直接發生物權變動的法律效果,亦不具有對抗第三人的法律效力。②因系爭房屋產權未發生變更登記,第三人劉某仍為系爭房屋登記產權人,其在系爭房屋中的產權份額尚未變動至付某名下,故在劉某對外尚存未履行債務情況下,呂某作為第三人劉某的債權人要求對劉某名下財產予以司法查封并申請強制執行符合法律規定。判決駁回付某訴請。


實務要點:夫妻雙方所簽離婚協議中對不動產歸屬的約定并不直接發生物權變動效果,在不動產產權人未依法變更情況下,離婚協議中關于不動產歸屬的約定不具有對抗外部第三人債權的法律效力。


案例索引:上海一中院(2014)滬一中民二(民)初字第3號“付某與呂某等案外人執行異議糾紛案”,見《付金華訴呂秋白、劉劍鋒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案例》(201703/245:47)。


2.小區健身器材損壞未及時維修傷人,物業公司有責


——物業公司對小區健身器材未盡日常管理和維護義務,因器材安全隱患導致他人損害的,應依法承擔相應賠償責任。


標簽物業糾紛安全保障義務|小區健身器材


案情簡介:2014年,3歲的周某由父親帶至鄰近小區室外廣場健身區玩耍時,周某被損壞的腹背鍛煉器夾傷手指。周某訴請物業公司、開發公司賠償其損失1.9萬余元。


法院認為:①開發公司作為小區開發建設單位,與物業公司就小區物業已完成交接查驗手續,健身器材在交接時尚未損壞且完好能正常使用,故不應承擔賠償責任。湯某一家非小區業主,且湯某系三周歲的無民事行為能力人,監護人周某帶領其進入小區玩耍,在腹背鍛煉器損壞多日的情況下,監護人放任其進入健身場地,疏于看管,監護不力,對損害后果發生負有主要責任。②物業公司為小區物業管理單位,對小區內共用設施設備負有維護和管理義務,未能及時對損壞多日的健身設備進行維修,致使湯某在小區玩耍時手指夾傷,對損害后果發生負有次要責任。依據物業公司和湯某監護人周某過錯程度,酌情確認雙方對湯某傷情責任比例三七開,判決物業公司賠償原告損失30%即5700余元。


實務要點:物業公司對小區健身器材未盡日常管理和維護義務,因器材安全隱患導致他人損害的,應依法承擔相應賠償責任。


案例索:江蘇灌南縣法院(2015)南少民初字第7號“湯某與某物業公司等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見《湯某1訴連云港光鼎置業有限公司、灌南縣開源物業管理有限公司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案例》(201703/245:45)。


3.勞動者基于勞動債權,無權對單位配車行使留置權


——勞動者以用人單位拖欠勞動報酬為由,主張對用人單位供其使用的工具、物品等動產行使留置權的,應不予支持。


標簽勞動爭議勞動報酬|留置權


案情簡介:2014年,實業公司負責行政、人事、財務的副總經理盧某因拒絕接受崗位調整且曠工被單位辭退。實業公司訴請盧某交還公司為其配置的公務用車。盧某以行使留置權抗辯。


法院認為:①《物權法》第230條規定“債務人不履行到期債務,債權人可以留置已經合法占有的債務人的動產,并有權就該動產優先受償”;第231條規定“債權人留置的動產,應當與債權屬于同一法律關系,但企業之間留置的除外”。根據法律規定及法律體系的架構,留置權行使要件之一應為存在平等主體間的債權債務關系。留置權是擔保物權之一,規定在我國的《民法通則》《擔保法》《物權法》等民法體系中,其調整對象應是平等主體間的民事擔保關系,排除因管理行為產生的債權債務對《擔保法》的運用。留置權在性質上是平等主體間實現債權的一種方式,其平等性表現在債權人可通過留置債務人的動產對抗債務人,督促其履行債務,并可通過對留置物進行變價優先受償來保護債權。而勞動關系一方為用人單位,另一方為勞動者,與一般的民事關系相比,雙方在履行勞動合同過程中處于管理和被管理的不平等關系,勞動者不能基于勞動管理關系而對所占有的用人單位的財產適用留置,否則將導致勞動管理秩序的紊亂。②除企業間留置外,留置的動產應與債權屬于同一法律關系。所謂同一法律關系,是指債權人占有動產是基于與其債權發生的同一法律關系發生,動產與債權發生具有緊密聯系性。勞動合同的基本法律關系為勞動者承擔向用人單位提供勞動和接受用人單位管理的義務,并有權要求用人單位依約支付勞動報酬。盧某所扣留車輛不是雙方勞動合同關系的標的物,不符合“同一法律關系”的構成要件。本案中,盧某被實業公司安排在管理崗位,分管行政事務、財務以及人事工作,故盧某所扣留車輛僅系實業公司為公司高管出行提供的便利,并非是雙方建立的勞動關系的標的物,實業公司可隨時收回車輛亦并不影響原有勞動關系履行,實業公司基于所有權而非基于勞動關系要求盧某返還車輛,故盧某占有案涉車輛與其主張的工資、社保金等勞動債權并非基于同一法律關系。③雙方勞動關系已解除,盧某喪失合法占有案涉車輛基礎。作為實業公司高管所享受的便利,盧某合法占有案涉車輛有時間限制和條件限制,在雙方勞動關系解除后,盧某合法占有該車條件已不存在,判決盧某向實業公司返還車輛。


實務要點:勞動者以用人單位拖欠勞動報酬為由,主張對用人單位供其使用的工具、物品等動產行使留置權,因此類動產不是勞動合同關系的標的物,與勞動債權不屬同一法律關系,故該主張與法律規定相悖。


案例索引:江蘇無錫中院(2014)錫民終字第1724號“某交易所與盧某返還原物糾紛案”,見《長三角商品交易所有限公司訴盧海云返還原物糾紛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案例》(201701/243:35)。


4.委托人介入權規定,一般限于單純的委托合同關系


——《合同法》第402條有關委托人介入權一般限于單純委托合同關系,同時涉及買賣、借貸、擔保的,應審慎適用。


標簽委托合同介入權|但書條款|多重法律關系


案情簡介:2012年,實業公司受材料公司委托以自己名義與貿易公司簽訂鋼材購銷合同,約定前者向后者購買鋼材,交貨地點在供方倉庫,方式為供方將貨權轉移給需方。貿易公司依約支付1900萬余元貨款后,因貿易公司直接向材料公司交貨,實業公司訴請解除與貿易公司所簽購銷合同并由貿易公司返還貨款。另案生效判決已判令材料公司支付實業公司代墊款。


法院認為:①《合同法》第402條關于委托人介入權的規定一般限于單純的委托合同關系,但本案除委托合同關系外,還涉及買賣、借貸、擔保等多重法律關系,特別是擔保法律關系。實業公司為保證自己出借資金安全,特地在其與貿易公司所簽購銷合同中約定交貨地點在供方倉庫,方式為供方將貨權轉移給需方。故在實業公司向貿易公司付款后,貿易公司交付鋼材的所有權屬實業公司。在所有權人實業公司根本不知情情況下,貿易公司將合同約定的鋼材交付給材料公司,對實業公司不發生已交付的法律效力。據此,在實業公司已實際為材料公司墊付巨額貨款前提下,若簡單適用《合同法》第402條,排除買賣關系中買方實業公司要求賣方貿易公司返還貨款的權利,明顯損害實業公司權利,不符合該條立法本意,應適用該條但書條款,即購銷合同上述約定內容及貿易公司知道材料公司為該筆交易向實業公司融資的事實,屬于“確卻證據”,購銷合同只約束實業公司與貿易公司。②貿易公司對材料公司與實業公司之間所簽委托代理協議中提貨及所有權保留內容是實際知曉的,在實業公司不知情情況下,貿易公司直接向材料公司交貨,實際上損害了實業公司利益。材料公司實際領取案涉鋼材,卻未支付貨款,系最終責任人,貿易公司在承擔本案責任后,可向其追償,故判決解除貿易公司與實業公司所簽鋼材購銷合同,貿易公司向實業公司返還貨款1900萬余元及利息。


實務要點:《合同法》第402條關于委托人介入權的規定一般限于單純的委托合同關系,同時涉及買賣、借貸、擔保等多重法律關系情形的,應審慎適用。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申字第2225號“某實業公司與某貿易公司等買賣合同糾紛案”,見《廈門航空開發股份有限公司與北京南鋼金易貿易有限公司及第三人廈門市東方龍金屬材料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案》(審判長楊永清,代理審判員吳景麗、張小潔),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裁判文書選登》(201701/243:20)。


5.因機械故障等導致網拍未充分競價的,交易不成立


——網絡競價拍賣過程中,因機械故障等原因導致交易未能充分競價的,不能視為形成有效承諾,交易依法不能成立。


標簽拍賣拍賣成立|網絡競拍|交易規則


案情簡介:2011年,投資公司委托交易所通過網絡競價系統拍賣房地產。在限時競價階段倒計時至19秒時,計算機頁面計時器停止計時。系統默認開發公司最后競價2800萬余元為成交價。委托人投資公司及同時參與競價的地產公司對此不同意。2012年,開發公司起訴投資公司及交易所,要求確認競價結果合法有效。


法院認為:①網絡競拍系拍賣的一種特殊形式,在其有特別規定時依其規定,在無特別規定時,可適用《拍賣法》一般規定。各方主體在產權市場利用網絡競價系統對標的物進行交易,均應遵守交易規則,而交易所《操作須知》《使用規則》均是該交易規則重要組成部分。②網絡競價交易具有即時性和公開性特點,其交易規則具有嚴格性,產權人、競買人、競買組織方均應嚴格遵守。案涉網絡競價交易過程中,存在倒計時停止計時事實。在地產公司和投資公司均提出異議認為該事實導致交易未能充分競價情況下,應認定該停止計時現象致使案涉交易未能實現充分競價。因案涉交易違反交易規則,未能形成有效承諾,對于投資公司不具有約束力,交易未能成立,判決駁回開發公司訴請。


實務要點:網絡競價拍賣過程中,因機械故障等原因導致交易未能充分競價的,雖然網絡競價系統自動生成競價結果,亦因違反交易規則,不能視為形成有效承諾,交易依法不能成立。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二終字第351號“某開發公司與某投資公司等合同糾紛案”,見《青海紅鼎房地產有限公司與青海省國有資產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青海省產權交易市場確認合同有效糾紛案》(審判長張雪楳,審判員阿依古麗,代理審判員高燕竹),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裁判文書選登》(201703/245:37)。


6.內部承包實際施工人提起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情形


——被執行人公司不能償債而執行分公司財產時,分公司實際控制人無權以實際施工人身份提起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


標簽執行案外人異議內部承包實際施工人


案情簡介:2012年,生效判決建筑公司給付孟某700萬余元鋼材款。執行法院依孟某申請,凍結了建筑公司所設分公司即安裝公司賬戶上500萬余元。李某以其系安裝公司負責人、其與建筑公司有內部承包協議、其系實際施工人為由提出案外人執行異議。


法院認為:①《公司法》第14條第1款規定:“公司可以設立分公司。設立分公司,應當向公司登記機關申請登記,領取營業執照。分公司不具有法人資格,其民事責任由公司承擔。”故分公司財產屬公司財產。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第78條第1款亦規定,被執行人為企業法人的分支機構不能清償債務時,可以裁定企業法人為被執行人。同理,當被執行人為企業法人時,如不能執行該企業法人分支機構財產,將有違權利義務對等原則。至于公司與分公司內部如何約定雙方之間權利義務及責任劃分標準,該約定內容均不足以對抗其在工商部門依法注冊登記的公示效力,進而不足以對抗第三人。②前述執行規定第78條及予以保護的承包或租賃經營,應系法律所準許的承包、租賃形式。企業或個人以承包租賃為名借用建筑施工企業資質之實的,因違反有關法律及司法解釋規定,故不應包含在該條保護范圍之內。故即便能認定李某與安裝公司之間存在實際承包關系,因其承包經營形式為法律所不容,故亦不應包括在前述執行規定第78條中的承包經營之列。李某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從事建設工程施工事務多年,其應知曉國家有關建設工程施工方面的法律法規規定,應知曉法律對于借用資質從事施工行為的態度,應知曉公司與分公司之間權利義務及責任關系,但其堅持選擇以建筑公司的分公司名義從事經營活動,堅持選擇利用建筑公司資質對外承攬建筑工程,堅持選擇實施此種為法律所不容之行為并獲取收益,其亦應承擔由此可能帶來的不受法律保護的法律風險。故即使能認定李某系安裝公司實際經營控制人,因其對外以安裝公司名義從事民事活動,案涉爭議款項亦實際存至安裝公司賬戶,其就應按既有法律規則承擔法律責任。③實際施工人系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中規定的概念,因其規范情形之特定性,故亦應在該規范所涉之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中,才適宜對實際施工人身份作出認定。本案系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并非實際施工人以發包人和承包人為被告提起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故不宜對實際施工人身份作出認定。判決駁回李某訴請。


實務要點:被執行人為企業法人不能清償債務,法院裁定企業法人分公司為被執行人時,分公司實際控制經營者基于內部承包關系以實際施工人身份提起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的,不予支持。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再149號“李某與孟某等案外人執行異議糾紛案”,見《李建國與孟凡生、長春圣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等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案》(審判長蘇戈,審判員李明義、張能寶),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裁判文書選登》(201702/244:29)。


7.違約而非侵權承包人,亦可為保險代位求償權對象


——施工過程中因分包人過錯造成發包人設備毀損,承包人的違約而非侵權行為,亦應屬于保險代位求償權行使范圍。


標簽保險代位求償權|違約行為|施工合同


案情簡介:2008年,制罐公司與安裝公司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約定后者負責前者機器設備遷建安裝工作,同時約定“運至施工場地內用于工程的材料和待安裝設備,由發包人辦理保險,并支付保險費用”及“工程分包不能解除承包人任何責任與義務,分包單位的任何違約行為或疏忽導致工程損害或給發包人造成其他損失,承包人承擔連帶責任”。制罐公司為此投保了安裝工程一切險(不包括第三者責任險)。因安裝公司分包給運輸公司的吊裝工程作業過程中,駕駛員操作不慎造成設備損害。保險公司賠償制罐公司損失149萬余元后,向安裝公司行使保險代位求償權。


法院認為:①《保險法》第60條第1款規定:“因第三者對保險標的的損害而造成保險事故的,保險人自向被保險人賠償保險金之日起,在賠償金額范圍內代位行使被保險人對第三者請求賠償的權利。”從文義分析,該款使用的是“因第三者對保險標的的損害而造成保險事故”的表述,并未限定為“因第三者對保險標的的侵權損害而造成保險事故”。故將保險代位求償權權利范圍理解為限于侵權損害賠償請求權,無法律依據,亦不符合保險代位求償權制度設立的目的。鑒于本案保險公司并非基于第三者對被保險人侵權責任行使代位求償權,且施工合同約定承包人不得分包施工及分包不能解除承包人責任與義務,故安裝公司對保險事故發生是否有過錯,對案件處理并無影響。②《保險法》第12條規定:“財產保險的被保險人在保險事故發生時,對保險標的應當具有保險利益。保險利益是指投保人或者被保險人對保險標的具有的法律上承認的利益。”不同主體對于同一保險標的具有不同的保險利益,各自可就同一保險標的投保與其保險利益相對應的保險險種,成立不同的保險合同,在各自保險利益范圍內獲得保險保障,從而實現利用保險制度分散各自風險目的。對所有權人而言,其對保險標的具有所有權保險利益,為分散保險標的損壞或滅失風險,可投保與其所有權保險利益一致的相關損失保險。發包人制罐公司投保的保險性質上屬于損失保險。作為案涉保險標的所有權人,制罐公司對保險標的具有所有權保險利益,是適格的損失保險被保險人。安裝公司作為承包人,其對案涉保險標的具有責任保險利益,如欲分散施工過程中可能對發包人設備造成損失的風險,可投保也只能投保與其責任利益相匹配的相關責任保險,而非損失保險。③施工合同并未約定在保險賠償范圍內免除承包人的賠償責任。《保險法》第61條規定:“保險事故發生后,保險人未賠償保險金之前,被保險人放棄對第三者請求賠償的權利的,保險人不承擔賠償保險金的責任。保險人向被保險人賠償保險金后,被保險人未經保險人同意放棄對第三者請求賠償的權利的,該行為無效。”故即便發包人與承包人約定在保險賠償范圍內免除承包人賠償責任,亦屬無效。如支持承包人可以發包人已購損失保險(或發包人與承包人已共同購買損失險)為由對抗保險人向其行使保險代位求償權,無異于認可可以一份損失保險取代發包人和承包人基于各自不同的保險利益而本應分別購買的兩種不同性質的保險(損失保險和責任保險),這不僅有違保險利益原則,亦將造成保險合同當事人之間的權利義務失衡,違背保險經營的基本原理,不利于保險市場的健康發展。判決安裝公司給付保險公司149萬余元。


實務要點:施工過程中因分包人過錯造成發包人設備毀損,承包人的違約而非侵權行為,亦應屬于保險代位求償權行使范圍。


案例索引:江蘇高院(2012)蘇商再提字第0035號“某保險公司與某實業公司保險代位求償權糾紛案”,見《中國平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江蘇分公司訴江蘇鎮江安裝集團有限公司保險代位求償權糾紛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案例》(201701/243:39)。


8.公司是否濫用法人人格和有限責任,應作綜合判斷


——公司是否濫用法人人格和有限責任,應綜合公司設立背景、人員、財務、業務、稅務、簽約及履行等情況來判斷。


標簽公司人格否認濫用法人人格|混同|民間借貸


案情簡介:2009年,實業公司陷入經營困境,遂通過代持股方式設立工貿公司繼續經營。2011年,工貿公司向邵某借款7000萬余元,同時實業公司法定代表人岳某在工貿公司收款收據上亦簽名。因工貿公司到期未償,邵某訴請實業公司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法院認為:①實業公司、工貿公司法定代表人均在工貿公司向邵某出具的收款收據上簽名,結合兩公司在股東持股、財務人員、辦公場所等方面存在高度混同事實,應將其中岳某簽名的法律含義解釋為:工貿公司與邵某簽訂借款協議時,均明知該公司設立目的系為通過工貿公司實現實業公司經營,所出借款項實際用途亦均用于實業公司恢復生產及經營。故岳某在上述借款憑據上簽名行為實際代表實業公司確認借款關系行為。將岳某簽名認定為見證行為,無其他證據輔佐,亦與本案查明事實形成沖突。岳某在借款憑據上簽名行為亦從另一側面說明,實業公司與工貿公司存在高度混同現象。②《公司法》第20條第3款規定:“公司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綜合本案事實,可認定工貿公司設立目的系為通過實業公司恢復實業公司生產經營,實業公司通過他人持股方式成為工貿公司股東,兩公司存在高度混同現象。實業公司通過此種設立工貿公司并利用工貿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損害了邵某作為債權人的利益,故判決實業公司與工貿公司連帶償還邵某借款本息。


實務要點:認定公司濫用法人人格和有限責任,應綜合公司設立背景、人員、財務、業務、稅務、合同簽訂及履行等情況判斷。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一終字第260號“邵某與某工貿公司等民間借貸糾紛案”,見《邵萍與云南通海昆通工貿有限公司、通海興通達工貿有限公司民間借貸糾紛案》(審判長姚愛華,審判員賈勁松,代理審判員姜強),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裁判文書選登》(201703/245:27)。


9.補償問題未解決前,被征收人有權拒絕交出房地產


——地方政府征收國有土地及土地上房屋時,未對被征收人給予及時公平補償前,被征收人有權拒絕交出房屋和土地。


標簽房屋征收行政訴訟|補償協議


案情簡介:2014年,市政府發布征收通告,被征收人實業公司以未涉及補償問題為由訴請確認收回其土地使用權行政行為違法。


法院認為:①有征收必有補償,無補償則無征收。為保障國家安全、促進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等公共利益需要,國家可依法收回國有土地使用權,亦可征收國有土地上單位、個人房屋;但須對被征收人給予及時公平補償,而不能只征收不補償,亦不能遲遲不予補償。通常,征收決定應包括具體補償內容,因評估或雙方協商以及其他特殊原因,征收決定未包括補償內容的,征收機關應在征收決定生效后合理時間內,及時通過簽訂征收補償協議或作出征收補償決定方式解決補償問題。征收補償應遵循及時補償、公平補償原則。國家因公共利益需要使用城市市區的土地和房屋的,市、縣人民政府一般應按《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規定程序和方式進行,并應根據《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評估辦法》和《城鎮土地估價規程》等規定精神,由專業的房地產價格評估機構在實地查勘的基礎上,根據被征收不動產區位、用途等影響被征收不動產價值的因素和當地房地產市場狀況,綜合選擇市場法、收益法、成本法、假設開發法等評估方法對被征收不動產價值進行評估,合理確定評估結果,并在此基礎上進行補償。對國有土地上房屋所有權人補償內容已包含國有土地使用權補償的,對同時收回的國有土地的土地使用權人不再單獨給予補償。對被征收不動產價值評估時點,一般應為征收決定公告之日或征收決定送達被征收人之日。因征收人原因造成征收補償問題不合理遲延的,且被征收不動產價格明顯上漲的,被征收人有權主張以作出征收補償決定或簽訂征收補償協議時市場價格作為補償基準。被征收人對征收補償決定或征收補償協議所確定的補償金額和其他內容有異議的,可依法提起行政訴訟。征收機關依法辦理相關提存等手續并書面告知被征收人領取補償款項、使用安置房屋等內容的,被征收人無法定正當理由拒絕領取的,征收機關對訴訟期間被征收財物價格上漲而形成的損失不承擔補償責任。②本案中,因實施道路建設改造工程需要,市政府與相關職能部門可依法收回國有土地使用權,但應遵循法定的程序和步驟并應依法及時解決補償問題。但市政府收回實業公司擁有使用權的土地時,既未聽取實業公司陳述申辯,亦未對涉案土地四至范圍作出認定,尤其是至今尚未對實業公司進行任何補償,不符合《土地管理法》第58條、《物權法》第42條第3款、《城市房地產管理法》第6條以及《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第8條、第13條、第27條等規定的精神,依法應予撤銷。但考慮到相關道路建設改造工程確屬公共利益需要,故根據《行政訴訟法》第74條第1款第1項規定,對市政府以通告形式收回實業公司國有土地使用權行政行為應確認違法。今后如因道路建設改造實際使用實業公司相應土地,實業公司有權主張以實際使用土地時的土地市場價值為基準進行補償;實業公司亦有權要求先補償后搬遷,在未依法解決補償問題前,實業公司有權拒絕交出土地。判決確認市政府征收通告中有關收回實業公司國有土地使用權的行政行為違法。


實務要點:地方政府征收國有土地上單位、個人房屋時,須對被征收人給予及時公平補償,補償問題未解決前,被征收人有權拒絕交出房屋和土地。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行再80號“某實業公司與某市政府行政訴訟案”,見《山西省安業集團有限公司訴山西省太原市人民政府收回國有土地使用權決定案》(審判長耿寶建,代理審判員李緯華、周覓),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裁判文書選登》(201701/243:31)。


10.交警隊長期扣留機動車而不予處理,構成濫用職權


——交警隊扣留涉嫌違法車輛后,既不積極調查核實車輛相關來歷證明,又長期扣留機動車不予處理,構成濫用職權。


標簽機動車套牌車行政訴訟扣留


案情簡介:2006年,劉某掛靠運輸公司貨車未經年審上路被口頭扣留,又因嗣后發現該車更換發動機缸體進行焊接導致發動機號碼及車架號碼無法目視確認,在劉某提供車輛行駛證和相關年審手續、購車手續及證明材料后,車輛仍被繼續扣留。2010年,劉某訴請確認交警隊扣留行為違法并返還車輛。交警隊在再審程序中提出該車系擅自改裝應強制報廢。


法院認為:①車輛車體打刻的發動機號碼、車架號碼,是確認車輛身份的重要證明。根據公安部2004年4月30日發布的《機動車登記規定》第9條、第10條規定,劉某在車輛生產廠家指定的維修站對涉案車輛發動機、車架進行維修,且僅為對涉案車輛更換發動機缸體而非更換發動機,并不違法。但劉某未及時請相關單位在相應部位重新打刻號碼并履行相應手續不當。在涉案車輛發動機缸體未打刻發動機號碼且車架號碼被鋼板鉚釘遮蓋無法目視確認情況下,劉某讓所雇司機駕駛車輛上路具有過錯,交警隊認為涉嫌套牌依法有權扣留車輛,劉某應承擔相應責任。②扣留車輛屬于暫時性的行政強制措施,不能將扣留行為作為代替實體處理的手段。交警隊扣留車輛后,應依《道路交通安全法》和《道路交通安全違法行為處理程序規定》規定,分別作出相應處理:如認為劉某已經提供相應的合法證明,則應及時返還機動車;如對劉某所提供的機動車來歷證明仍有疑問,則應盡快調查核實;如認為劉某需補辦相應手續,亦應依法明確告知補辦手續的具體方式方法并依法提供必要的協助。劉某先后提供的車輛行駛證和相關年審手續、購車手續及證明材料已能證明涉案車輛在生產廠家指定的維修站更換發動機缸體及用鋼板鉚釘加固車架的事實。在此情況下,交警隊既不返還機動車,又不及時主動調查核實車輛相關來歷證明,亦不要求劉某提供相應擔保并解除扣留措施,以便車輛能返回維修站整改或返回原登記車輛管理所在相應部位重新打刻號碼并履行相應手續,而是反復要求劉某提供客觀上已無法提供的其他合法來歷證明,濫用了法律法規賦予的職權。③行政機關進行社會管理的過程,亦是服務社會公眾和保護公民權利的過程。建設服務型政府,要求行政機關既要嚴格執法以維護社會管理秩序,亦要兼顧相對人實際情況,對雖有過錯但已作出合理說明的相對人可采用多種方式實現行政目的時,在足以實現行政目的前提下,應盡量減少對相對人權益的損害。實施行政管理不能僅考慮行政機關單方管理需要,而應以既有利于查明事實,又不額外加重相對人負擔為原則。實施扣留等暫時性控制措施,應以制止違法行為、防止證據損毀、便于查清事實等為限,不能長期扣留而不處理,給當事人造成不必要的損失。故交警隊扣留涉案車輛后,既不積極調查核實車輛相關來歷證明,又長期扣留涉案車輛不予處理,構成濫用職權。④法院對行政行為合法性進行審查,應依行政機關作出行政行為時所收集的證據、認定的事實、適用的法律和主張的理由來綜合判斷。本案涉案車輛是經過年審并正常行駛的車輛,交警隊在作出行政行為時和原審訴訟中均未以車輛系擅自改裝而需要強制報廢等作為扣車理由,在本院審理中亦未提供證據證明涉案車輛需強制報廢,故對交警隊有關涉案車輛需強制報廢的主張不予支持,且其在再審期間又改變扣留理由,亦有違依法行政的基本要求。鑒于劉某對交警隊扣車造成的停運損失、車輛損壞損失等已另案提起行政賠償訴訟,故劉某賠償請求應在行政賠償案件中另行解決。判決確認交警隊扣留車輛行為違法,判令交警隊向劉某返還車輛。


實務要點:實施扣留等暫時性控制措施,應以制止違法行為、防止證據損毀、便于查清事實等為限,不能長期扣留而不處理,給當事人造成不必要的損失。交警隊扣留涉嫌違法車輛后,既不積極調查核實車輛相關來歷證明,又長期扣留涉案車輛不予處理,構成濫用職權。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行再5號“劉某與某交警隊行政訴訟案”,見《劉云務訴山西省太原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晉源一大隊道路交通管理行政強制案》(審判長耿寶建,代理審判員李濤、李緯華),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裁判文書選登》(201702/244:24)。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

Copyright ? 2017 www.toygdm.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方式:0594-2261218;139-0504-6298

聯系地址:福建省莆田市城廂區龍橋街道三迪國際公館33—34層

技術支持:網律營管

竞彩4场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