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詢熱線:

13905046298

0594-2261218

您所在的位置: 福建壺蘭律師事務所 >成功案例

首席律師

吳國章律師 吳國章律師,男,1997年畢業于華東政法大學法律系。1999年10月份成為一名執業律師,2003年5月份發起創辦福建壺蘭律師事務所,現為該所主任。吳國章律師還先后兼任莆田市人民政府行政復議員、莆田市人大內司委法... 詳細>>

在線咨詢

聯系我們

律師姓名:福建壺蘭律師事務所律師

電話號碼:0594-2261218

手機號碼:13905046298

郵箱地址:[email protected]

執業證號:13503199910474166

執業律所:福建壺蘭律師事務所

聯系地址:福建省莆田市城廂區龍橋街道三迪國際公館33—34層

成功案例

借款合同典型案例

【規則摘要】


1.名為買賣,實為借款,拒絕變更訴請的,判決駁回


——當事人主張的法律關系性質或民事行為效力與法院所作認定不一致情況下,當事人訴請拒絕變更的,法院應駁回。


2.以商品房買賣擔保借貸合同的行為,應認定為無效


——以商品房買賣合同擔保借貸合同系一種非典型擔保行為,因違背物權法定原則及禁止流質契約規定,應認定無效。


3.以回購房產擔保債權實現的后讓與擔保,應為有效


——以回購房產擔保債權實現,不含流質條款,可認定為《擔保法》《物權法》所規定的清算變價程序,應認定有效。


4.名購房、實借貸,不能對抗工程款優先受償權情形


——名為房屋買賣實為借款擔保的“購房者”在未實際占有房屋、預告登記失效情況下,不能對抗工程款優先受償權。


5.項目負責人擅自以公司名義借款,不構成表見代理


——項目負責人擅自以公司名義借款,債權人不能證明自己善意無過失的,不構成職務行為及表見代理,公司無責任。


6.生效判決對遲延履行利息起始計算日期未明確情形


——生效判決對遲延履行利息起始計算日期未明確,雙方當事人對此有不同理解時,執行部門無權對執行依據作解釋。


7.非金融機構受讓人,債權受讓日之后利息停止計算


——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向非金融機構受讓人轉讓金融不良債權,受讓人不能主張金融不良債權受讓日之后產生的利息。


8.遲延履行期間債務利息,應以判決確定費用為本金


——應以借款、指定履行期限內利息及訴訟費等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金錢債務為本金,來計算遲延履行期間債務利息。


【規則詳解】


1.名為買賣,實為借款,拒絕變更訴請的,判決駁回


——當事人主張的法律關系性質或民事行為效力與法院所作認定不一致情況下,當事人訴請拒絕變更的,法院應駁回。


標簽借款合同循環貿易|訴訟程序|訴訟請求


案情簡介:2012年,材料公司與鋼材公司簽訂銷售合同,約定后者采購鋼材。材料公司依鋼材公司指示,與機械公司簽訂采購合同。其后,機械公司與貿易公司、貿易公司與鋼材公司的關聯公司相繼簽訂采購合同。2015年,材料公司以買賣合同糾紛起訴。法院認定本案名為買賣實為企業間融資,要求材料公司變更訴請。材料公司拒絕變更,并稱“出發點是想做真實交易,現在看來本案事實上是融資借款,被鋼材公司利用了”“即使是融資合同,那么本案合同也是有效的”。


法院認為:①根據各方所簽購銷合同、相關合同項下款項劃轉情況及各方當事人陳述,特別是材料公司訴訟中明確認可各當事人之間存在循環買賣交易,并認可各方系企業間融資關系,出資方是材料公司、用資方是鋼材公司的事實可證明本案系各當事人之間基于循環買賣形式形成的企業間融資關系,并不存在獨立的融資合同。②一審中,材料公司以其與機械公司所簽產品購銷合同為依據,以買賣合同糾紛為案由起訴,在法院釋明后,仍堅持不變更訴訟請求及理由。雖在庭審中有認可實為融資合同傾向,且將返還貨款改為返還合同款,但這些事實并未改變其訴訟請求的基礎和實質。③在涉及對企業間融資關系的審理中,有關主體的訴訟地位、當事人訴訟權利義務、舉證責任、合同效力、責任承擔均可能與買賣合同糾紛不同,故在法院釋明、材料公司仍不變更訴訟請求且其訴訟主張亦不能得到支持情況下,判決駁回其訴請。


實務要點:當事人主張的法律關系性質或民事行為效力與法院根據案件事實所作認定不一致情況下,經法院釋明,當事人仍拒絕變更訴請的,法院應駁回訴請。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申1426號“中材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與武漢重治機械成套設備集團有限公司大冶分公司、武漢重治機械成套設備集團有限公司、湖北同發創富貿易有限公司、黃石市華凱爾特鋼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案”,見《訴訟請求變更的認定與處理》(楊婷,最高院;審判長曾宏偉,代理審判員蘇蓓、張小潔),載《人民司法·案例》(201635:36)。


2.以商品房買賣擔保借貸合同的行為,應認定為無效


——以商品房買賣合同擔保借貸合同系一種非典型擔保行為,因違背物權法定原則及禁止流質契約規定,應認定無效。


標簽借款合同合同性質|流質契約


案情簡介:2008年,俞某提供給開發公司300萬元借款,依借款協議約定,為確保開發公司及時還款,由開發公司全資設立的子公司即房產公司與俞某簽訂20套房產的商品房買賣合同并辦理備案登記。2013年,俞某起訴償債。法院調解協議確認房產公司償還俞某借款本息600萬元,如逾期給付則繼續履行商品房買賣合同。案外人因不服該民事調解書,遂申請再審。


法院認為:①案涉商品房買賣合同簽訂目的在借款協議中表述很明確,即為確保開發公司及時還款,故雙方簽訂商品房買賣合同真實意思并非買賣房屋,而是對雙方間發生的借款提供的一種擔保。根據《物權法》第172條規定,設立擔保物權,應當依照物權法和其他法律的規定訂立擔保合同,本案中俞某以簽訂商品房買賣合同的形式為借款合同提供擔保不符合法律規定的擔保方式,此種擔保方式回避了法定的抵押擔保的登記公示制度,可能損害到第三人權利。另依《擔保法》第40條及《物權法》第186條規定,抵押權人不得與抵押人約定債務人不履行到期債務時抵押財產歸債權人所有。雖然本案雙方當事人所簽借款、購房協議非抵押合同,但雙方協議約定的實質內容已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應認定無效。②案涉商品房買賣合同因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而應認定無效,但房產公司卻在公司尚有許多債務未妥善處理、且未征得其他債權人同意情況下,擅自與俞某達成和解協議,確認商品房買賣合同效力,將公司剩余的所有資產(案涉房產)以遠低于市場的價格抵債給俞某所有,且在借款協議未約定利息的情況下私自將債務數額由300萬元增加到600萬元,房產公司上述系列行為,不但直接違反了法律規定,且損害了其他債權人合法權益,亦擾亂了正常的經濟秩序,損害了社會公共利益。判決駁回俞某訴請。


實務要點:當事人在借貸關系成立前提下,簽訂商品房買賣合同并辦理備案登記的行為,系一種非典型的擔保行為,因違背物權法定原則及禁止流質契約規定,應認定無效。


案例索引:浙江嘉興中院(2015)浙嘉民再終字第2、3、4、5、6號“俞伯良、李銀峰與嘉善幸之苑房產有限公司房屋買賣合同糾紛案”,見《以商品房買賣擔保借貸合同的性質及效力》(陳定良、王黎明),載《人民司法·案例》(201611:69)。


3.以回購房產擔保債權實現的后讓與擔保,應為有效


——以回購房產擔保債權實現,不含流質條款,可認定為《擔保法》《物權法》所規定的清算變價程序,應認定有效。


標簽借款合同回購條款|合同效力|后讓與擔保


案情簡介:2010年,曹某按揭購買上海市經濟適用房,與銀行、住房保障中心簽訂抵押借款合同約定了住房保障中心作為回購人的回購條款。2014年,因曹某長期拖欠還款致訴。關于回購條款效力成為爭議焦點之一。


法院認為:①案涉回購條款系在出借人與借款人之間的債權債務關系基礎上成立的擔保物權,以保障出借人債權實現,該條款具有從屬性。但約定轉移房屋所有權系在借款人不履行債務之后,并非如讓與擔保在基礎債權債務關系成立時即轉移不動產所有權,并在債務履行完畢之時須返還財產權利,故案涉回購條款可認定為將不動產所有權轉移及清算變價程序合二為一的一種新型后讓與擔保。因擔保權人并未直接取得涉案房產所有權,上述實現債權方式亦可認定為《擔保法》《物權法》所規定的清算變價程序,故案涉回購條款并不含有我國法律明確禁止的流質條款,且無《合同法》第52條規定的其他情形,應認定有效。②至于回購具體操作,按照上海市《經濟適用住房管理試行辦法》(滬府發〔2009〕29號)及《關于支持市公積金管理中心、商業銀行提供經濟適用房購房貸款的指導意見(試行)》等相關規定實施,回購人按該經濟適用房原銷售價格加銀行定期存款利息進行回購,計息時段為經濟適用房預(出)售合同簽訂之日起至房屋轉讓合同簽訂之日,利率為簽訂房屋轉讓合同之日的銀行定期存款利率,借款人所得回購款優先用于清償貸款利債務,并直接由住房保障中心劃至貸款銀行,剩余回購款歸借款人所有。原購房人可與住房保障中心按規定辦理租賃經濟適用房相關手續,以租賃方式使用原居住的經濟適用房。據此,判決曹某10日內歸還銀行全部借款本息,借期不履行的;60日內向住房保障中心返還涉案房屋,并配合中心辦理抵押注銷及產權過戶登記手續;曹某履行前述義務后,住房保障中心支付曹某房屋回購款,其中,曹某欠銀行的借款本息,由住房保障中心從回購款終代曹某支付給銀行,剩余部分由曹某收取。


實務要點:以回購房產擔保借款債權實現,本質上是一種后讓與擔保行為,亦可認定為《擔保法》《物權法》所規定的清算變價程序,因其不含有我國法律明確禁止的流質條款,且無《合同法》第52條規定的其他情形,應認定有效。


案例索引:上海徐匯區法院(2014)徐民二(商)初字第1045號“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徐匯支行與曹輝、曹錦堂、上海市徐匯區住房保障中心借款合同糾紛案”,見《以回購房產擔保債權實現的回購條款的效力》(孫建偉),載《人民司法·案例》(201629:75)。


4.名購房、實借貸,不能對抗工程款優先受償權情形


——名為房屋買賣實為借款擔保的“購房者”在未實際占有房屋、預告登記失效情況下,不能對抗工程款優先受償權。


標簽借款合同合同性質|執行|工程款優先受償權


案情簡介:2008年,劉某以投資經營為目的,購買開發公司商鋪,并在一個月后向土地局申請辦理預告登記。申請的第二天,法院將解除查封該商鋪的民事裁定及協助執行通知書送達土地局。2010年,劉某與開發公司簽訂商品房回購協議,但未履行。2011年3月,案涉項目竣工驗收,生效判決確認建筑公司對案涉商鋪享有工程款優先受償權。2012年4月,土地局為劉某補辦預告登記證明。因開發公司執行異議,法院裁定中止執行前述商鋪。建筑公司訴請許可執行。


法院認為:①對商品房買賣合同或民間借貸法律關系性質界定,不應受制于當事人之間簽訂合同的外觀和名稱,而應由當事人真實意思和合同實質內容來決定。結合本案案情,根據房屋買賣合同約定的標的物特征、權利義務是否對等、履行方式是否有違常理等方面綜合考慮,劉某與開發公司真實法律關系應系名為房屋買賣實為借款擔保。②劉某申請辦理涉案商鋪預告登記時間次日,法院將解除查封涉案商鋪的民事裁定及協助執行通知書送達登記部門,且申請預告時間與登記部門補辦預告登記時間相隔4年多,預告登記辦理違反法律規定。《物權法》第20條第2款規定:“預告登記后,未經預告登記的權利人同意,處分該不動產的,不發生物權效力。預告登記后,債權消滅或者自能夠進行不動產登記之日起3個月內未申請登記的,預告登記失效。”案涉商鋪所在項目驗收合格時,商鋪能夠進行不動產登記。劉某在能此后3個月內未申請產權登記,該預告登記已失效。預告登記中的處分是指當事人的民事處分行為,并不包括司法機關的司法強制措施。③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問題的批復》所指稱消費者,應為生活消費。本案劉某為投資行為,不享有消費者優先權。且劉某未實際占有涉案商鋪,亦無證據證明未辦理過戶登記手續無過錯,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規定》第17條規定,法院可采取查封等強制措施。故裁定許可執行。


實務要點:當事人名為房屋買賣實為借款擔保,在預告登記失效、購房者未實際占有房屋情況下,不能對抗施工人工程款優先受償權。


案例索引:海南二中院(2013)海南二中民再字第3號“海南國盛集團有限公司與劉益成、楊浦東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房屋買賣合同糾紛案”,見《名為房屋買賣實為借款擔保的認定》(郝兆亮、薛妮),載《人民司法·案例》(201617:49)。


5.項目負責人擅自以公司名義借款,不構成表見代理


——項目負責人擅自以公司名義借款,債權人不能證明自己善意無過失的,不構成職務行為及表見代理,公司無責任。


標簽借款合同建設工程|項目公司|表見代理


案情簡介:2012年,建筑公司項目負責人朱某向蔡某借款并出具100萬元借條,借條上加蓋建筑公司印章,印章上注明“非經濟合同用”。建筑公司對朱某授權委托書載明“負責現場管理及處理相關事宜”。蔡某僅能證明其中85萬元通過銀行轉賬到朱某個人賬戶。朱某出具“說明”:“經濟往來一律以字據為憑證,所有銀行往來都不作為借款和還款的依據。”因朱某屆期未償,蔡某訴請朱某及建筑公司連帶清償借款本息。


法院認為:①對于民間大額借貸,不僅應審查借條數額,還應結合銀行轉賬記錄等證據予以認定,盡管朱某出具給蔡某的借條為100萬元,但其中85萬元系通過銀行轉賬到朱某賬戶,蔡某對于15萬元現金交付需舉證證明,其未能提供借條以外實際交付的證據,應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且蔡某在與朱某并不熟悉又無他人在場情況下交付15萬元現金,亦不要求朱某當場出具借條,有悖常理。至于朱某出具的“所有銀行往來都不作為借款和還款的依據”的說明,無論該約定是否系朱某真實意思表示,均不能免除蔡某對大額現金實際交付的舉證義務。因此,應認定案涉借款本金數額為85萬元。②根據建筑公司出具給朱某的授權委托書,其內容雖不明確,但對外借款與工程現場管理顯然無必然的關聯性。朱某所持項目部公章明確注明“非經濟合同用”,表明該章不具備對外簽訂經濟合同效力,顯然無法用于對外借款行為憑證。經查,朱某與建筑公司不存在勞動關系,故上述授權委托書、合同書、項目部公章至多形成朱某具有代理權的表象,不足以證明朱某借款系職務行為。③表見代理是指代理人在不具備代理權,但具有代理關系的某些表面要件,且這些表面要件足以使第三人相信其有代理權。根據《合同法》第49條規定,構成表見代理,需滿足行為人欠缺代理權但具有代理的權利外觀、相對人有理由相信該權利外觀、權利外觀歸因于被代理人、相對人善意無過失等要件,即表見代理制度不僅要求代理人的無權代理行為在客觀上具有代理權的表象,且要求相對人主觀上善意無過失相信行為人有代理權。相對人主張構成表見代理,應承擔舉證責任。本案中,朱某代表建筑公司簽訂案涉工程合同以及蔡某到項目現場察看,只能說明蔡某有理由相信朱某為項目負責人。建設部2004年發布的《建筑施工企業主要負責人、項目負責人和專職安全生產管理人員安全生產考核管理暫行規定》第4條規定:“建筑施工企業項目負責人,是指由企業法定代表人授權,負責建設工程項目管理的負責人等。”建設部、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聯合發布的國家標準《建設項目工程總承包管理規范》(GB/T50358-2005)對項目經理即建設項目負責人的權限予以明確,其并不具備對外借貸的職權,且建筑公司出具的授權委托權限并不明確,無法據此認定朱某作為項目負責人具有對外借貸的權限。案涉借條所蓋公章明確載明“非經濟合同用”,及借條右下方朱某身份證復印件加蓋建筑公司印章與借條文字方向相反,明顯不正常。在朱某和蔡某借款過程中,無任何證據顯示建筑公司知曉雙方借款還款的事實。退一步說,案涉項目管理部有自己賬戶,即使蔡某有合理理由相信項目部負責人有權對外借貸,雙方財務往來亦應通過項目部賬戶而非朱某個人賬戶進行。基于此,盡管在客觀上具備建筑公司授權朱某代理表象,但主觀上蔡某未盡到合理的注意義務,其主張善意無過失證據并不充分,故無法認定朱某借貸行為構成表見代理,建筑公司作為共同借款人的依據不足,不應承擔還款責任。


實務要點:工程項目負責人在無明確授權情況下,擅自以公司名義對外借款,不能認定為職務行為,相對人不能證明自己善意無過失的,項目負責人對外借款行為不構成表見代理,公司不承擔還款責任。


案例索引:江蘇南通中院(2014)通中商終字第0090號“蔡二虎與朱謙榮、朱建軍、南通建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民間借貸糾紛案”,見《工程項目負責人擅自以公司名義對外借款不構成表見代理》(谷昔偉),載《人民司法·案例》(201611:65)。


6.生效判決對遲延履行利息起始計算日期未明確情形


——生效判決對遲延履行利息起始計算日期未明確,雙方當事人對此有不同理解時,執行部門無權對執行依據作解釋。


標簽執行利息|遲延履行利息|起始計算日期執行依據


案情簡介:2003年,生效判決判令民政局3個月內負責清算電器廠財產,用該廠財產支付申請執行人朱某借款本金43萬余元及利息(利息從1998年6月1日起按同期銀行存款利率計算至借款本金給付之日)。2013年,民政局向執行法院繳納執行款共計45萬余元。2015年,執行法院裁定民政局尚需給付朱某利息66萬余元,理由:已給付款項中43萬余元應認定為支付的本金;一般債務利息應自1998年6月1日起至借款本金給付之日、遲延履行利息期間為2004年3月26日起至2015年1月18日止,標準均按同期銀行貸款基準利率分段計算。


法院認為:①遲延履行利息起始計算日期應依生效判決確定,但執行依據僅明確了民政局自判決生效之日起3個月內負責清算義務,并未明確遲延履行利息起始計算日期。現雙方當事人對遲延履行利息起始計算日期存在不同理解,爭議較大。對判決事項存在不同理解且有爭議情況下,執行部門應先征詢本案原審判部門意見,依其解釋確定遲延履行利息起始計算日期。②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程序中計算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7條規定,2014年8月1日之前的遲延履行利息應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執行工作中如何計算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等問題的批復》計算。故執行法院對遲延履行利息計算方式不當,應予糾正。③根據前述最高人民法院解釋和批復規定,在2014年8月1日前支付的款項,應認定為本息并還。此后支付款項,應認定為本金。故執行法院將43萬余元全部認定為本金不當,故裁定撤銷執行執行裁定,應依法重新計算本案遲延履行利息。


實務要點:遲延履行利息計算和本金認定應依最高人民法院相關司法解釋和批復認定,但執行依據對遲延履行利息起始計算日期未明確,雙方當事人對此存在不同理解且有爭議情況下,執行部門應先征詢本案原審判部門意見,依其解釋確定遲延履行利息起始計算日期。


案例索引:江蘇南通中院(2016)蘇06執復21號“朱亞峰與江蘇省如皋市民政局執行糾紛案”,見《執行部門不能對執行依據進行解釋》(范加慶),載《人民司法·案例》(201632:105)。


7.非金融機構受讓人,債權受讓日之后利息停止計算


——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向非金融機構受讓人轉讓金融不良債權,受讓人不能主張金融不良債權受讓日之后產生的利息。


標簽不良資產利息|非金融機構受讓人|受讓日


案情簡介:2003年,生效判決認定開發公司償付銀行借款本息。2005年,資產公司受讓該不良債權。2013年6月17日,投資公司與資產公司簽訂債權轉讓協議,取得上述不良債權。關于債權利息計算起止日成為爭議焦點之一。


法院認為:①依最高人民法院(2013)執他字第4號答復湖北高院《關于非金融機構受讓金融不良債權后能否向非國有企業債務人主張全額債權的請示》函復,非金融機構受讓經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金融不良債權能否在執行程序中向非國有企業債務人主張受讓日后利息的問題,應參照最高人民法院2009年3月30日《關于審理涉及金融不良債權轉讓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法發〔2009〕19號)的精神處理。根據前述紀要第12條規定,該紀要不具有溯及力,在其發布前,非金融資產管理公司的機構或個人受讓經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金融不良債權,或受讓的金融不良債權經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發布日之前的利息按相關法律規定計算;發布日之后不再計付利息。該紀要發布后,非金融資產管理公司的機構或個人受讓經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金融不良債權的,受讓日之前的利息按相關法律規定計算,受讓日之后不再計付利息。②本案資產公司2013年6月17日與投資公司簽訂債權轉讓合同,故申請執行人投資公司應從該日起不得主張不良債權的利息和遲延履行金。受讓日之前的利息按相關法律規定計算。


實務要點: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向非金融機構受讓人轉讓金融不良債權,受讓日之前的利息按相關法律規定計算,受讓日之后不再計付利息。


案例索引:廣東廣州增城區法院(2015)穗增法執異字第13-1號“廣東省廣州長遠實業有限公司與廣州兆恒實業有限公司、廣州市盈衍貿易有限公司等執行糾紛案”,見《受讓金融不良債權的利息計算》(馬桂容),載《人民司法·案例》(201629:104)。


8.遲延履行期間債務利息,應以判決確定費用為本金


——應以借款、指定履行期限內利息及訴訟費等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金錢債務為本金,來計算遲延履行期間債務利息。


標簽借款合同利息|遲延履行債務利息|本金


案情簡介:2003年,生效判決認定開發公司償付銀行借款及利息,并負擔訴訟費。2013年,投資公司從資產公司受讓該不良債權。關于遲延履行期間債務利息計算基數如何確定成為爭議焦點之一。


法院認為:①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執行工作中如何計算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等問題的批復》(法釋〔2009〕6號)規定:“(1)執行款=清償的法律文書確定的金錢債務+清償的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2)清償的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清償的法律文書確定的金錢債務×同期貸款基準利率×2×遲延履行期間。”②本案為金錢給付的執行案件,應以借款、指定履行期限內利息及訴訟費用等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金錢債務為本金,按中國人民銀行規定的同期貸款基準利率雙倍來計算遲延履行期間債務利息,故本案關于遲延履行期間債務利息計算方式符合法律規定,開發公司關于復息計算問題不予支持。


實務要點:金錢給付的執行案件,應以借款、指定履行期限內利息及訴訟費用等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金錢債務為本金,按中國人民銀行規定的同期貸款基準利率雙倍來計算遲延履行期間債務利息。


案例索引:廣東廣州增城區法院(2015)穗增法執異字第13-1號“廣東省廣州長遠實業有限公司與廣州兆恒實業有限公司、廣州市盈衍貿易有限公司等執行糾紛案”,見《受讓金融不良債權的利息計算》(馬桂容),載《人民司法·案例》(201629:104)。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

Copyright ? 2017 www.toygdm.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方式:0594-2261218;139-0504-6298

聯系地址:福建省莆田市城廂區龍橋街道三迪國際公館33—34層

技術支持:網律營管

竞彩4场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