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詢熱線:

13905046298

0594-2261218

您所在的位置: 福建壺蘭律師事務所 >成功案例

首席律師

吳國章律師 吳國章律師,男,1997年畢業于華東政法大學法律系。1999年10月份成為一名執業律師,2003年5月份發起創辦福建壺蘭律師事務所,現為該所主任。吳國章律師還先后兼任莆田市人民政府行政復議員、莆田市人大內司委法... 詳細>>

在線咨詢

聯系我們

律師姓名:福建壺蘭律師事務所律師

電話號碼:0594-2261218

手機號碼:13905046298

郵箱地址:[email protected]

執業證號:13503199910474166

執業律所:福建壺蘭律師事務所

聯系地址:福建省莆田市城廂區龍橋街道三迪國際公館33—34層

成功案例

【壺蘭論壇】最高法院公報:“借新還舊”時擔保人能否免除承擔擔保責任嗎?

0 (2)

最高人民法院公報案例

保證人知曉主合同當事人“借新還舊”的,保證人不得主張

不承擔擔保責任



裁判要旨


借貸合同雙方當事人基于以新貸償還舊貸的合意,先后訂立多個借貸合同,同一擔保人在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的情況下在該多個借貸合同上蓋章同意擔保的,應當依法承擔擔保責任。擔保人以上述多個借貸合同之間沒有形式及內在聯系為由,否認以新貸償還舊貸的合同性質,進而拒絕履行擔保責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案情簡介


一、1996年1月10日至1998年4月6日期間,上國投與交易所共簽訂5份委托貸款合同,5份貸款合同按時間排列編號分別為922660、922790、922804、922805、300263,借款金額均為人民幣2000萬元,保證人均為三和公司。上國投按約向交易所發放了貸款。


二、該5份委托貸款合同之間均系借新還舊。最后一份300263號合同項下貸款期限屆滿后,交易所除償還借款本金227.8萬元及逾期貸款利息人民幣60萬元,尚欠本金人民幣1772.2萬元、期內利息人民幣789454.95元及相應的逾期利息。


三、上國投請求上海二中院判令交易所償還貸款本息,三和公司對交易所的還款義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上海二中院一審判決支持上國投的訴請。三和公司不服,上訴至上海高院,上海高院二審改判交易所還本付息,三和公司不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四、上國投不服,向上海高院申請再審,上海高院再審改判撤銷二審判決,維持原一審判決。


五、三和公司不服,向最高法院申請再審,最高法院判決維持上海高院再審判決。即交易所償還貸款本息,三和公司對交易所的還款義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裁判要點


本案中三和公司的敗訴原因在于,雖然案涉五份借款協議之間存在著借新還舊的關系,根據《擔保法司法解釋》第三十九條關于“主合同當事人雙方協議以新貸償還舊貸,除保證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的外,保證人不承擔民事責任”的規定,作為保證人的三和公司有可能免責。但因為五份借款協議的保證人均為三和公司,即三和公司既是舊貸的保證人,也是新貸的保證人。故根據《擔保法司法解釋》第三十九條第二款但書關于“新貸與舊貸系同一保證人的,不適用前款的規定”的規定,保證人三和公司不能主張免除責任。故最高法院最終認定:“借貸合同雙方當事人基于以新貸償還舊貸的合意,先后訂立多個借貸合同,同一擔保人在應當知道的情況下在該多個借貸合同上蓋章同意擔保的,應當依法承擔擔保責任。”三和公司因此敗訴。

 

實務經驗總結


1、“借新還舊”對于債權人而言,存在一定的風險,可能導致債權脫保。根據《擔保法司法解釋》第三十九條第一款的規定,除保證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主合同雙方當事人協議借新還舊外,保證人對新貸不承擔保證責任。鑒于保證人并非舊貸的當事人,也非新貸的當事人,故證明保證人對主合同當事人達成借新還舊的協議知曉,存在一定的困難。因此,對于有擔保的債權而言,債權人應當慎重選擇與債務人達成借新還舊的協議,防止主債權脫保。

 

2、如確需通過借新還舊的方式處理舊貸的,可通過以下方式保證新貸不脫保。(1)在簽訂借新還舊協議之前書面通知保證人,征得保證人同意或者要求保證人答復,如果保證人在接到相關通知后同意或者未作否定答復的,可推定保證人已知曉主合同當事人達成了借新還舊協議,此時債權人可根據《擔保法司法解釋》第三十九條第一款的例外性規定,主張“保證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主合同雙方當事人協議借新還舊”,進而要求保證人繼續承擔擔保責任。(2)可以要求原保證人對新貸繼續承擔擔保責任。此時,債權人可根據《擔保法司法解釋》第三十九條第二款關于“新貸與舊貸系同一保證人的,不適用前款的規定”的規定主張保證人承擔擔保責任。

 

3、作為保證人,在知曉主合同當事人意欲達成借新還舊協議或者已經達成借新還舊協議時,應盡快對借新還舊事宜表示反對,并明確告知不再繼續承擔保證責任。切勿以為借新還舊保證人當然免責,進而對相關事項聽之任之,最終導致需繼續承擔更重的擔保責任。同時,在對同一債權債務人之間的債權債務關系提供擔保時,也應要求主合同當事人明確各債權債務之間的關系,防止出現為“借新還舊”的協議的“新貸”提供擔保的情況。


相關法律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三十九條 主合同當事人雙方協議以新貸償還舊貸,除保證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的外,保證人不承擔民事責任。

新貸與舊貸系同一保證人的,不適用前款的規定。

 

以下為最高法院在“本院認為”部分就此問題發表的意見:


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再審對本案合同效力及交易所違約責任的認定正確,本院再審予以支持;涉案合同名為委托貸款合同,但本案當事人未主張委托貸款的事實,故案件性質應為借款擔保合同。本案五份合同中確實存在無實際放款的情況,但此種情況的產生緣于借貸雙方在合同第六條的約定。從該約定內容,以及新舊貸款金額相同、貸款期限基本銜接的情況可以看出,借貸雙方在舊貸到期尚未清償時,簽訂新借款合同的目的就是為了以該新貸償還舊貸,消滅借款方在舊貸下的債務,該條內容可以視為借貸雙方對以貸還貸的約定。而上國投當天貸款當天扣劃或僅更換貸款憑證、沒有實際放款的做法是基于合同中以貸還貸的約定而為的履行行為,亦是以貸還貸的基本履行方式。三和公司連續在幾份借款合同上蓋章同意為交易所擔保,其應當知道此為簽約各方以該種方式履行合同第六條的約定,即以貸還貸。本案合同的約定沒有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三和公司已蓋章確認,因此,本案應當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十九條關于以貸還貸的規定。如若按照三和公司所稱本案不屬以貸還貸,五個合同之間沒有形式及內在聯系的理由予以推論,三和公司承擔的將不再是一個合同而是五份合同累計金額一億元的擔保責任。三和公司以貸款用途缺乏借新還舊的形式及內在聯系,中間三份合同無實際放貸,進而否認以貸還貸的理由不能成立。況且,三和公司在本案合同簽訂前后,曾作為借款人向上國投多次貸款,而擔保人則是交易所。三和公司與上國投所簽的那些借款合同的基本格式與本案完全相同,而履行時短期扣劃或更換憑證的方式亦與本案履行方式相同。因此,三和公司以不應知道本案此種約定屬于以貸還貸予以抗辯的理由缺乏合理性。 


案件來源


海國際信托投資有限公司與上海市綜合信息交易所、上海三和房地產公司委托貸款合同糾紛再審案[最高人民法院(2005)民二提字第8號《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08年第10期(總第144期)]。


延伸閱讀


最高法院關于“借新還舊”時擔保人擔保責任是否應當免除的5個案例


一、不能證明保證人知曉“借新還舊”的,保證人對新貸不承擔保證責任


案例一:撫寧縣新興包裝材料廠、撫寧公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與撫寧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秦皇島遠東石油煉化有限公司、秦皇島驪驊淀粉股份有限公司借款擔保合同糾紛二審案[最高人民法院 (2006)民二終字第236號《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07年第9期(總第131期)]最高法院認為:“關于新興材料廠是否應承擔保證責任問題,該院認為,如前所述,從撫寧農信聯社提交的借款申請書看,并不足以證明葡萄糖廠在貸款發放前,知道大部分借款用于借新還舊的事實。根據合同約定,借款用途為“購原油”,且“專款專用,封閉進行”,撫寧煉油廠主動償還2001年舊資本金2500萬元,撫寧農信聯社扣收2001年舊貸利息53.4625萬元、下屬各信用社利息233.942175萬元,保證人葡萄糖廠并不知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十九條規定:‘主合同當事人雙方協議以新貸償還舊貸,除保證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的外,保證人不承擔民事責任。新貸與舊貸系同一保證人的,不適用前款的規定。’根據該規定,雖然本案3100萬元借款中的2553.4625萬元,用于償還了撫寧煉油廠2001年在撫寧農信聯社的舊貸款,且亦無證據證明葡萄糖廠對此知道或應當知道,但因2001年舊貸保證人同為葡萄糖廠,保證方式同為連帶責任保證,故不能因此免除葡萄糖廠對該部分借款的保證責任。撫寧農信聯社扣收的撫寧煉油廠所欠下屬各信用社利息233.942175萬元,既無證據證明葡萄糖廠對此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又無證據證明下屬各信用社舊貸由葡萄糖廠提供保證,故葡萄糖廠對該部分借款不應承擔保證責任。2002年3月25日從2011051792活期賬戶轉出的60.2875萬元,因無證據證明與本案借款的關聯性,不能免除葡萄糖廠對60.2875萬元的保證責任。因此,葡萄糖廠應對遠東石油公司2891.092175萬元欠款中的2657.15萬元承擔保證責任。”

 

案例二:十堰利華豐商貿有限公司、中國農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十堰市張灣支行與中國農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十堰市張灣支行、十堰環都工貿有限公司等金融借款合同糾紛申請再審民事裁定書[最高人民法院 (2015)民申字第2592號]最高法院認為:“本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十九條第一款規定:‘主合同當事人雙方協議以新貸償還舊貸,除保證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的外,保證人不承擔民事責任。’本案中,沒有證據證明百隆公司在與農行張灣支行簽訂《保證合同》時,對環都公司將該筆新借貸款用于償還其在農行張灣支行到期貸款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因此,根據上述規定,百隆公司對該筆1000萬元的貸款不應承擔保證責任。

 

案例三:最高法院認為:“通常情形下,匯源光通信公司有理由相信借款合同和相關票據載明的‘購原材料’、‘流動資金周轉’的貸款用途,除非有證據證明債權人工行錦江支行在簽訂擔保合同時已經明確告知以貸還貸的事實,在以新貸還舊貸而新增加擔保人或前后兩份貸款合同不是同一個保證人的情況下,實際增加了擔保人的負擔。因此除非擔保人完全出于自愿,否則不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因此,貸款銀行應當舉證證明對以貸還貸已經作出了說明,或擔保人知道或應當知道以貸還貸仍提供擔保,否則,其應承擔舉證不利之后果。本案中,在借款合同簽訂時隔八個月之后,匯源光通信公司與工行錦江支行就同人華塑公司的3000萬元貸款簽訂擔保合同,與擔保人是否知道以貸還貸沒有必然因果關系。同人華塑公司與擔保人匯源光通信公司存在互保關系屬于正常的商業交易行為,亦不足以因此推定保證人明知以貸還貸仍提供擔保的事實。上訴人工行錦江支行關于擔保人匯源光通信公司知道或應當知道以貸還貸沒有證據支持,其要求判令擔保人承擔擔保責任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二、抵押擔保可類推適用《擔保法司法解釋》第三十九條


案例四:中國農業銀行長沙市先鋒支行與湖南金帆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長沙金霞開發建設有限公司借款擔保合同糾紛上訴案[最高人民法院 (2007)民二終字第33號《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09年第1期(總第147期)]最高法院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十九條的規定,主合同當事人雙方協議以新貸償還舊貸,除保證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外,保證人不承擔民事責任。新貸與舊貸系同一保證人的,不適用前款的規定。本案中金霞公司就同一抵押物先后為金帆公司的新舊貸款提供抵押擔保,金帆公司以新貸償還舊貸,并未加重金霞公司的擔保責任,金霞公司要求免除其擔保責任的上訴主張與上述規定不符。金霞公司關于本案利息計算有誤的上訴主張,亦沒有相應的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三、對于擔保人是否知曉主合同當事人“借新還舊”,應綜合多種因素判斷


案例五:最高法院認為:“關于萬新公司和劉耀貴的擔保責任。根據原審查明,能源公司先拆借資金償還了萬新公司和劉耀貴擔保的舊貸,又由萬新公司和劉耀貴提供擔保借出新貸,并以新貸償還其他舊貸,循環往復。因此應整體看待借新還舊對擔保責任的影響。能源公司等沒有充分證據證明存在加重有關擔保人責任的情形。原審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十九條之規定并結合能源公司借貸事實、擔保人的擔保情況以及借款人與擔保人之間的親屬關系等事實,認定擔保人承擔擔保責任并無不當。


作者:唐青林李舒李元元

來源:法客帝國

壺蘭所感謝您的關注,期待您的到來!

微信圖片_20180509164558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

Copyright ? 2017 www.toygdm.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方式:0594-2261218;139-0504-6298

聯系地址:福建省莆田市城廂區龍橋街道三迪國際公館33—34層

技術支持:網律營管

竞彩4场进球 捕鱼来了金币怎么交易 金誉彩票首页 政府工程能赚钱吗 下载单机麻将免费游戏 别人发淘宝优惠卷怎么赚钱 QQ空间赚钱案例 大地彩票首页 鲁班靠什么赚钱 曲靖开出租车赚钱吗 合一亚洲首页 电脑怎么轻松赚钱的方法 捕鱼平台银子 开代办公司赚钱吗 内向赚钱策略 捕鱼达人2金币修改器 考化工证挂公司赚钱